• <input id="qsusu"></input>
  • <menu id="qsusu"><tt id="qsusu"></tt></menu>
  • <xmp id="qsusu">
    <xmp id="qsusu"><menu id="qsusu"></menu>
    【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以法律的智慧服務人,以法律的知識幫助人 北京刑事律師 | 刑事辯護律師 | 北京著名刑事辯護律師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法律咨詢:

    17310712827

    您現在的位置是:北京刑事辯護律師 > 經典案例 >

    盜竊與搶奪案例分析

    來源:北京刑事律師網作者:北京刑事律師網時間:2018-01-22

    盜竊罪和搶奪罪行為方式類似,均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取得公私財產的占有,都存在“秘密竊取”和“乘人不備”的行為屬性,由于兩罪的相似性,在很多司法實踐中,對于具體的個案,也存在此罪與彼罪的定罪量刑分歧,甚至同一個犯罪行為,在定性犯罪時,兩罪的罪名都可以適用,所以在司法實踐當中,各地對于兩罪的判決都不盡相同。

    【案例】

    一名陌生男子甲進到一臨街煙酒店內,稱其要四條軟中華和少量高檔酒,并要求老板開發票,店老板在給甲從貨柜內取出四條中華煙和酒并將上述商品放置于柜臺上,然后轉身去開具發票時,該男子對店老板謊稱去店外開車,便順手突然拿起四條軟中華逃跑,店主發現情況不對,并立即追出店外,但是嫌疑人甲有同伙在店外開車接應,未能追趕上嫌疑人,店主損失價值約三千元人民幣。

    此案在公安和檢察兩家司法機關都存在對于犯罪定性的分歧,存在兩種不同的觀點。

    觀點一認為,甲涉嫌搶奪罪。首先甲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雖然有謊稱去店外開車的行為情節,但此時,店主對于高檔煙酒是占有的狀態,店主拿出香煙的行為表明其存在交付行為,但缺乏交付意識。在這種狀態下,嫌疑人乘店主不備,明知在當時情況下,取走香煙會被店主第一時間發現,仍然采取突然奪取的方式取走店主緊密占有的煙酒,行為表現符合搶奪罪的犯罪構成。

    另一觀點認為,甲涉嫌盜竊罪。甲在店主轉身給其開具發票之際,以外出開車為借口,秘密竊取了放置于柜臺上的香煙,雖然店主此時對于香煙是緊密占有的狀態,但行為人是在店主轉身開具發票之際,采取了秘密竊取的方式取得香煙的占有,雖然店主立即發現了甲的行為,甲的秘密竊取行為在時間上也非常短暫,但此時甲已經自主的占有了煙酒,構成盜竊既遂,后面店主的追趕行為并不影響甲構成盜竊罪。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從概念上說,搶奪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當場直接奪取他人緊密占有的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或者多次搶奪的行為。盜竊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竊取他人占有的數額較大的財物,或者多次盜竊、入戶盜竊、攜帶兇器盜竊、扒竊的行為。搶奪罪的保護法益與盜竊罪的保護法益相同,均是公私財產的占有及安全。

    首先由于兩罪的犯罪構成具有相似性,導致在司法實踐中對于兩罪的認定界限較為模糊,司法實踐中主要的參考依據有:

    (一)按照行為人實施犯罪行為秘密性持續的長短區分盜竊與搶奪,秘密性持續時間長,則認定盜竊,反之,則認定為搶奪。此類說法還可以表述為受害人發現財物損失的時間長短問題,如果受害人當場或者極短時間內可以發現,就認定為搶奪,反之則可以認定為盜竊,那么按照此類說法,案件的定性為什么要取決于受害人發沒發現?或者說,行為人是按照盜竊的方式去完成犯罪構成的全部要素時,受害人當場發現之后,行為人的盜竊行為會自動轉化為搶奪?這樣的觀點難以讓人接受。回到本案中,就存在行為人取得財物時行為的秘密性持續實踐短的問題,這類說法存在明顯缺陷,扒竊的秘密持續時間也較短,受害人一般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發現財物被盜,但實踐中無一人反對認定為盜竊犯罪。

    (二)現實也存在這樣情況,行為在以平和的方式取得財物時,自己的主觀意識也不清楚自己是要去盜竊還是去搶奪,行為人清楚,如果受害人發現自己的行為,那就采取搶奪的方式,如果受害人沒有發現,那就采取盜竊的方式,所以往往在案發以后對于案件的定性問題也完全取決于嫌疑人的口供上,由于口供具有很大的隨意性和可變性,導致在案件的定性上存在主觀性。

    因此對于搶奪和盜竊的分區標準可以從以下幾點著手:

    (一)從法條入手。刑法對于搶奪罪規定了情節嚴重和情節特別嚴重的結果加重情節,而對于盜竊,和搶奪罪相比,除了在犯罪數額上具有相似的規定之外,沒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規定,因此在案件的分析上,搶奪行為具有致人傷亡的一般危險性,而盜竊行為不具有這樣的特性,對于本案,行為人是在店主不注意之際,采取竊取的方式取得香煙并乘機逃跑,并由店外的同伙開車接應,行為自始至終都沒有可能導致受害人受到身體上的傷害,不具有搶奪罪的犯罪余地與空間。

    (二)從搶奪罪的概念入手。搶奪罪是指當場直接奪取他人緊密占有的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從概念中,我們可以得出以下關鍵信息:“當場”,是指犯罪行為的時間節點,沒有時間的持續性,當事人可以立即發現;“緊密占有”,是財物占有人對于財物占有狀態的描述,可以理解為肩上的挎包,手里的提包、口袋里的財物等與身體緊密聯系在一起的財物。本案中,雖然香煙是放置于貨柜上,店主對香煙也是自主占有,但是占有的狀態并沒有達到與店主身體緊密的程度,換句話說,嫌疑人的行為不會對店主的人身安全造成一定的危險性,不具備搶奪犯罪的行為特征;“奪取”,意味著行為人對“財物”實施暴力,即是也非平和的方式取得對財物的占有,本案中,行為人對于香煙是采取了一種平和的方式取得占有,并沒有達到搶奪罪中對于財物的暴力程度。

    (三)從搶奪罪的行為模式入手。搶奪罪具有與其他侵財類犯罪最本質的區別就在于搶奪是“公然奪取”,所謂公然奪取,是指行為人當著公私財物所有人、管理人的面,乘人不防備,將公私財物奪了就跑,據為己有;也有采取可以使被害人立即發現的方式,公開把財物搶走,但不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所以搶奪并不以“奪了就跑”為要件,盜竊也可能“盜了就跑”,搶奪也有“奪了不跑”的可能性。本案中嫌疑人盜了就跑,此時其已經自主占有財物,構成盜竊罪既遂,而受害人發現后的追趕行為,并不影響對其盜竊行為的認定。

    (四)犯罪對象不同。盜竊和搶奪在犯罪對象上也存在較大差異,盜竊罪的犯罪對象可以是有形財產和財產性利益等無形財產,而搶奪的對象僅限為有形財產。

    上一篇:故意殺人案的案例評析
    下一篇:盜竊電能刑事案件案例分析
      盜竊電能刑事案件案例分析   盜竊與搶奪案例分析   故意殺人案的案例評析   故意傷害案案例分析   搶劫罪案例評析   敲詐勒索構成要件之界定分析   貪污罪案例分析   尋釁滋事罪案情分析
    神话彩票